中国古代历史注册

好药留在最后用,要分情况

  活动内容主要包括专题讲座、实验室参观、与教授和在校研究生座谈、专业知识与技能测评、优秀学员甄选等。活动时间为7月4日至6日,拟招收学员400人。

    据悉,今年是民航“中国服务”品牌打造年,旅客通过活动对机场服务有了进一步认识。湛江机场将持续以旅客需求和服务为基本出发点,坚持“真情服务”,从改善服务环境、优化流程、提升细节等方面着手,进一步提升服务品质,努力提升旅客的满意度和获得感。()当前位置:>诚信守法经营提升核心竞争力  海安新港是展示广东省南大门形象的一个现代化绿色港口,其良好的信用环境是吸引投资、提升地方经济核心竞争力的支撑力量。

好药留在最后用,要分情况

人吃五谷杂粮,生病难以避免,所以药物就经常伴随着我们。 对于同一种疾病,往往有多种药物可供选择,不同药物之间,不仅存在着药效差异,不良反应也不尽相同,因此就有“好药”与“差药”之别。

生活中,有这样一种说法,最好的药应该留到最后再使用,因为最好的药就像一道“杀手锏”,如果一开始就祭出,一旦突破这最后一道防线,甚至会产生耐药性,在治疗失败的同时往往意味着处于无药可用的尴尬境地。

这种说法对不对?答案是“要区分不同情况”。

一般感染选药,最好的药留到最后,主要是因为耐药性的问题。

耐药性是指微生物、寄生虫等对于药物作用产生耐受性,一旦耐药性产生,药物的治疗作用会下降,甚至导致治疗无效。 例如,长期使用抗菌药物,在将敏感菌株杀死的同时,导致大量耐药菌株繁殖,最后耐药菌替代了敏感菌,产生耐药性。 有人认为广谱的抗菌药物比窄谱的好,高代次的比低代次的好,实际情况是,使用广谱的抗菌药物就像用重磅炸弹狂轰滥炸一样,在对致病菌产生杀伤作用的同时,也可能对其他菌株造成杀伤,从而引起菌群失调,甚至造成二重感染。

盲目地优先使用高代次的(尤其是特殊使用级的)抗菌药物,会因耐药性的产生而导致以后再出现严重感染时无药可用。 所以选用抗菌药物,首选窄谱抗菌药物,且首选特定杀菌剂。 止痛药,最好的药留到最后。 止痛药的情况与抗菌药类似,不能一疼就使用镇痛效果最好的药,而应该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三阶梯指导原则来用药。

根据患者疼痛的分级,轻度疼痛给予非阿片类止痛药,中度疼痛给予弱阿片类,重度疼痛给予强阿片类止痛药。 强阿片类药物的镇痛效果优于非阿片类与弱阿片类止痛药,但存在耐受性与成瘾性问题,轻度疼痛患者一上来就使用强阿片类药物,显然不合理。 重症感染患者,最好的药尽快上。

对于重症患者,为挽救生命,临床往往会优先使用广谱、强效的抗菌药物进行治疗,在用药48~72小时之后,病情得以有效控制、症状得以改善、体温有所下降的时候,再根据微生物学和药敏的结果,降级使用相对抗菌谱窄的药物进行治疗,以避免细菌耐药性发生的可能。 抗癌化疗药,优先专属性更好的药物。

癌症患者化疗也存在耐药性的可能,但对于晚期癌症患者而言,有药效、专属性更强的化疗药物就应该尽早用,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,提高生活质量。 例如二代的ALK(一种致癌驱动基因)抑制剂阿来替尼直接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,抛开经济因素,其效果会大大优于传统的肺癌一线化疗药物。

“好药”,其实是相对而言的,用得对是“好药”,用不对则会成为“毒药”,医生应根据患者病情状况和基础水平去选用适宜药物。

对于病情较为严重的患者来说,如重症感染、癌症晚期等,优先使用药效更强、抗菌谱更广或抗癌专属性更好的药物,也并非违背了好药留在最后的用药原则,因为如果此时不用,可能就没有机会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