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历史注册

武则天宠幸男宠的荒唐事

  在“虹之松原”站下车,车站小小的,无站长站员,仅一屋、一厕所、一台自动售票机、八个候车椅子,但很干净。出站南行两公里,来到镜山脚下。开车而来的人沿左手车道盘旋而上,我则沿右手一条曲里拐弯但铺着碎石的小道爬山,小道长2100米,爬到半截气喘吁吁时,在一巨树下小憩了片刻,那树下有一牌子,上书“さよひめ桜”,桜是樱,“さよひめ”是什么?留下个问题。镜山顶长满了茵茵绿草和茂盛树木。它的西面有个展望台,站在上面可将唐津湾沿岸的十里松原及湾内的鸟岛、高岛和湾外神集岛、姬岛尽收眼底。

  学校各科教学设施齐备,教学功能完整,为学校的减负增效,整体结合改革、推进素质教育奠定了坚定的物质基础。  昆明市春城小学  简介:建校44年来,本着有道德、健体魄、学先锋、讲文明、长知识、比创造的校训,学校的总目标是面向世界,面向未来,建设一所现代化的实验学校。  昆明市武城小学  简介:坐落于昆明市五华区武城路教堂旁边的一所综合性小学,师资力量雄厚,硬件设施齐全。

武则天宠幸男宠的荒唐事

  宠幸男宠,从登基后一直未绝。

她登基的时候已经67岁,之前的大多数时光一直忙于政治斗争,帝位稳固后,终于开始享受爱情生活。 有历史记录的武则天公开宠幸的第一个男宠,是僧人薛怀义,俗家名叫冯小宝,原本是洛阳城一个卖药的,早在武则天做太后时(公元685年)他就得到了武则天的宠幸,而后飞黄腾达。

为了掩人耳目,武则天命他出家为僧,以僧人身份出入宫廷,以方便二人幽会。

    对这位小和尚,武则天真是喜欢得不得了,专门为他修建了一所明堂,并加封为威武大将军、梁国公。

这位薛怀义,并非今人想象里凭色相吃软饭的小白脸,相反孔武有力。

公元693年还曾作为行军道总管,统兵讨伐叛乱的突厥人。 而且对于武则天的登基,薛怀义也起了宣传作用,他极力在民间散步舆论,鼓吹女主下凡,为武则天的登基造势,甚至还专门组织了和尚请愿团和尼姑请愿团,请求武则天登基,鞍前马后立了不少功。

    但此人人品确实差,为人飞扬跋扈,在洛阳城专门收罗了一批流氓当和尚,整天横行霸道,就连武三思等武则天的侄儿,见了他也毕恭毕敬,当然也有不买账的。 有次薛怀义当众辱骂宰相苏良嗣,被苏良嗣一顿痛打,事后薛怀义找武则天哭诉,武则天却很明事理,并不偏袒薛怀义,反而警告薛怀义要老实做人,并让御史周炬将薛怀义属下的小流氓全部治罪,这时候的武则天,公与私还是分得清楚的。

    后来薛怀义嚣张跋扈惯了,又加武则天有了新宠,对薛怀义日益冷落,结果争风吃醋的薛怀义,竟然一把火烧掉了武则天为他修建的明堂,这下可捅了马蜂窝。 薛怀义从此彻底失宠,之后就消失在历史中,有说是被太平公主除掉了,有说被武三思杀掉,总之,不再受武则天宠爱了。

    除了薛怀义之外,武则天早期宠爱的另一个男宠就是太医沈南缪,但这位沈太医为人胆小谨慎,性格宽厚,整日里只是小心翼翼地侍候武则天。 因为武则天宠信他,气得薛怀义把明堂烧了,事后这位沈太医担惊受怕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

    武则天早期宠信男宠,尚限于私生活方面,除了引起许多流言飞语外,并未对朝政造成太多影响,到了她晚年事情却发生了变化,因为两兄弟的出现张昌宗、张易之。

    这两兄弟是从公元697年开始得到武则天宠幸的,和之前男宠不同的是,这两人极有政治野心。

比起薛怀义的飞扬跋扈,沈南缪的如履薄冰,这哥儿俩却如鱼得水。 张昌宗擅长音律,张易之擅长歌舞,兄弟俩一唱一和,把武则天哄得整日心花怒放。

从此他们俩开始干预朝政,最先是大收贿赂,卖官鬻爵,并且很有诚信,特点是收钱就办事。

一次一个姓杨的向张易之行贿,张易之家人忘了这个人的姓名,张易之二话不说,把京城所有姓杨的都升了官,但朝政的腐败,却也因此加剧了。     收点钱也就算了,日久天长,这哥儿俩开始排斥异己,尤其是武则天晚年,兄弟俩权倾朝野,因圈地一事嫉恨宰相魏元忠,便罗织罪名将魏元忠陷害,而后,李旦、李显两个武则天的儿子为巴结这哥儿俩,竟然奏请为他俩封王。

晚年的武则天,整日沉迷于和哥儿俩的享乐,国家大事也多荒废,吐蕃进犯凉州,突厥侵扰朔州,武周朝皆反应迟钝。

公元705年正月起,武则天干脆不见群臣,关门和哥儿俩玩乐,大权也不抓了,因此,她的丧钟也敲响了。

    公元705年正月,宰相张柬之发动政变,联合右武卫大将军李多祚,于正月二十六日包围洛阳皇宫,同时迎立皇太子李显复位,逼武则天退位,两位小男宠也被张柬之杀死。 内外压力之下,武则天被迫退位,10个月后,83岁的武则天以皇太后的身份溘然长逝,留下一座无字碑。